功德放生网

拉萨放生蜈蚣在哪里,美女苏拉萨本生经历

一、辽宁哪里可以放生昆虫

1、此本生经历是佛在祇园精舍时,对给孤独长者一婢女所作之谈话。彼女恰当某祝日,与一队婢女等共同前往游园,向自己女主人善相夫人请借装饰品。善相夫人将自身价值十万金之装饰品借与使用,彼女装饰后与一队婢女同往游园出发。尔时有一盗贼对彼女之装饰品生起欲心:“杀掉此女,掠夺其饰物。”于是与彼女相语,前往游园。与彼女鱼肉及酒等。彼女以为:“彼以烦恼欲心,而如是作为。”游园之娱乐已尽,黄昏休憩,婢女等倒卧之时,彼女单独起立,赴彼男之前,彼曰:“此处过于开阔,少往外行。”彼女自思:“此处不能为秘密之行为,此男必将杀我,为夺我之饰品计算。甚善,我将使此男眼中见识。”彼女曰:“贵君!我饮谷酒,身中干渴,有何饮物请使我饮。”相携前往某水井前,彼女指绳与小桶曰:“请由此处为我汲取饮水。”盗贼以绳放入井中,彼则屈身汲水之时,此大力之婢女以两手由后推男落入井中:“如此尚不能死。”于是又取一大砖由头上投入,盗贼当即死亡。

2、彼女返回街中,将装饰品返还善相夫人,对女主人曰:“我今日因装饰品,险遭杀害。”于是将一切发生情形,加以说述。善相夫人又告知给孤独长者,长者又向如来申述,佛言:“诚然,长者!彼婢女有临机之智,非自今始,前生即亦如是。因此,彼男为彼女所杀亦非自今始,前生亦有被杀之事。”佛应长老之请求,为说过去之事。

3、昔日,于波罗奈都梵与王治国时,有名苏拉萨街中之美人,由五百美丽之婢女围绕,赌以千金,彼女〔才无事〕过日。恰于此街又有一有名盗贼名萨多伽,具有大象之力,夜间侵入诸长者之家,任意掠夺抢劫,街中之人聚会,向王伸诉,王呼街中之守护前来,王命:“起用各处军兵,捕捉盗贼,斩首示众。”守护人缚盗贼之后手,巡游街之四方道路,于四方道路以鞭击打,诸人相携前来死刑场地,举街之人大量涌出云:“盗贼巧妙被捉。”

4、尔时苏拉萨立于窗际,观望街内,见彼盗贼而心中大动,彼女自思:“若我能使此军人──强健男子释放,废弃此不净生活,与此人一同为夫妇之生活。”以上如夹竹桃华本生经历〔第三一八〕所说,彼女送街之守护者千金,将彼放还,与彼互敬,营夫妇生活。

5、盗贼经三四月后,自思:“我不能住于如此之处,然不能空手而去。苏拉萨之饰物价值十万金左右,杀苏拉萨而取之。”某日,彼向彼女曰:“我妻!某时,我为王庭之人所捉,于某山顶曾向树神发愿供养,彼神未得供养,对我恐吓。我思前往供养。”“甚善,我将为汝准备一切。”“汝不必为我准备,我等二人以一切庄严饰身,由多人相伴,前往供养。”“甚善,依汝所言行事。”

6、如此,彼按计划进行,彼行至山麓时云:“我妻!多人观看,树神可能不受供养,可由我等二人登山供养。”彼于彼女“允诺”接受时,使彼女手持供物,彼自己持五种武器,武装登向山顶,倚于人身百倍高之某崖前之树根下安置供物,然后向彼女言曰:“我实非为供养而来,思欲杀汝以取汝之装饰物品而远走而来。汝将装饰品悉数脱下,用上衣包成一包。”“汝为何欲杀我?”“我实为汝之宝物。”“汝应回忆我为汝所尽之功德,我由汝被缚牵引而行,以一富绅长者之子替换,与守护者多额之金保全汝命。每日虽得千金亦不愿见其他之男人──,因此,我实为汝救命之主。请勿杀我,如此,我与汝多金,而我愿为汝之下婢。”彼女向彼诉说而唱第一之偈:

拉萨放生蜈蚣在哪里,美女苏拉萨本生经历

7、金之颈饰与真珠。琉璃宝物有余多

8、一切尽取君有幸。愿为下婢听汝使

9、美丽之女人!汝今速脱衣。悲哀尽多余

10、不知不杀汝。是否得宝术

二、乌鲁木齐哪里放生鲤鱼

1、当盗贼随其心意说第二之偈时,苏拉萨忽然心底浮起临机之思,彼女自思:“此贼不赦我命,我设方便,使此贼先行落崖,离世而去。”于是述一对之偈:

2、自我有记忆。自我有分别

3、除君更无他。不知有爱人

4、汝来相拥抱。欲为右绕礼

5、今后妾与君。相见永无期

6、萨多伽不知彼女之用意,彼云:“甚善,请汝抱我。”苏拉伽三度行右绕之礼,然后相抱云:“如今将向君之四面作告别之礼。”首先以头礼于彼之足,后向其侧为礼,然后有如作背后之礼之样式,此妇人使出如大象之力,捉住盗贼两处脊梁,将彼倒竖投落到人身百倍之地狱中,彼于是粉碎为微尘而死。山顶所栖之神见此行为乃述如次之偈:

7、实则一切场合。不只男子为贤

8、妇女亦有贤者。到处更显伶俐

9、实则一切场合。不只男子为贤

10、妇女亦有贤者。更为早知义利


参考资料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